【EBC島峰Gokyo湖】離家出走到最接近神的地方,聖母峰基地營。Dzonglha-Gorak Shep-EBC-Dingboche。第5章。


如果說旅行是一種信仰,那旅途中的健行登山就是一種修行,克服了高反與疲倦,這一天總算來到登山家的夢想起點,旅行者朝聖之路的終點-聖母峰基地營Everest Base Camp。

10月6日 ,早餐後,每個人與Chola Tse合照完,我們的長征又要開始。今天的路線是沿著羅布崎峰山腳(Lobuche 6119m)環了半圈,走著走著,有種麻痺的感覺,只希望今天趕快完成,迎接明日的EBC聖母峰基地營。

Trekking Day 9 : Dzonglha-Lobuche-Gorak Shep

左為羅布崎峰,右為Chola Lake,一路上又遇到了好幾隊老外,他們年紀稍長,卻很有熱情。潔西與猴子從旅程開始,不時穿著印有We are from Taiwan 字樣的T恤,超前我們的隊伍總是給我們微笑,一起喊著Taiwan。

圖片 : Chola Lake

圖片 : 這就是喜馬拉雅山脈的壯闊, 跟台灣百岳的感覺完全不同

圖片 : 一直落賽的猴子, 也變成活動衛生紙供應商

圖片 : 接觸爬山之後,每一次回頭都不相信自己的雙腿可以走這麼遠

圖片 : 阿嬤到不了(Ama Dablam), 終於在健行第9天看到你的全貌了

一個大彎,右手邊變成坤布冰川,坤布冰川的底端就是聖母峰基地營。接下來我們匯入EBC健行步道主線,從這一刻開始才能真正體會這條路線的熱鬧,如果不小心是有可能會跟丟的。像老外隊,都很愛穿黑色,很難辨認。路上,我們就遇到有一隊人不見,幸好後來有找到。

而羅布崎到高樂雪這段路很折磨人,必須穿越冰川,上上下下,個個都走到臉臭臭。每一個轉彎都想著到了,卻也想了3、4個彎。今晚入住的旅館是Himalaya Lodge & Restaurant,海拔5180m,建立於1976年,是個很老牌的旅館,客人也非常多,更是行程中最高的住宿點。在山上,想要買汽水或啤酒,一定要挑這種店買,才能喝到新鮮有氣的。想要買可樂,最好先是觀察其他客人買的,不然很可能會買到要價不斐的咖啡色糖水。

圖片 : 明天要走的路

圖片 : 左為 Lingtren 6713m,右為Khumbutse 6639 m

圖片 : Lingtren 特寫

圖片 : 馬Jo後面那個尖尖的是Pumo Ri 7165m

圖片 : 爬上去後就是穿越冰川,這裡是Changri Glacier 匯流到坤布冰川。

圖片 : 坤布冰川 Khumbu Galcier,到底就是Everest Base Camp 

圖片 : 冰川上都是冰蝕湖

圖片 : Gorak Shep 高樂雪,那一片平地其實很久很久以前是湖。看著路線地圖,路線上有新舊基地營。事實上高樂雪是第一個基地營,而地圖上標示的Old Base Camp位在努子峰下,太危險了。現在我們去的是New Base Camp喔。

10月7日,一般的EBC健行路線都是安排住在Lobuche一晚,隔天早上前往高樂雪Gork Shep,在高樂雪午餐後往EBC來回,睡一晚高樂雪,隔天清晨爬Kala Pattar。經過高人指點的飯糰,把EBC改成早上去,由於爬了Gokyo Ri,也取消了Kala Patter。高樂雪到基地營單程也要2個小時,如果午餐後前往,下午的天氣變化很快,有可能是白茫茫一片。雨季剛結束的天氣,我們還是不要冒險的好,一路上真的下午就變天了。

Trekking Day 10 Gorak Shep-EBC-Gorak Shep-Lobuche-Dinboche,含吃飯及EBC玩耍時間約13個小時。

又是一個令人咬牙切齒的早晨,早上5點出發。住宿的旅館很不貼心地並無開放餐廳讓早起的人使用,大家都擠在走廊上,挑夫嚮導們勉強地煮些熱水,大家自行吃點乾糧,準備出發。大部分的人都是前往Kala Patter,只有我們這隊往EBC方向行走。沿著坤布冰川,今天是我們完成很多人夢想的一天。很多人問聖母峰基地營難嗎?好走嗎?對於一般常在爬山的人,其實是簡單的,但許多人無法完成的原因,大多來自高反。我們是很幸運的孩子,才能來到最接近天堂也最接近神的地方。

圖片 : 早晨的陽光,就是這麼金光閃閃,可惜我們行走的方向都看不到金色珠峰,而夕陽我們從沒遇見過。

圖片 : 馬Jo睡魔纏身

圖片 : 被努子峰擋住的珠峰,待會日出就是從這個方向升起

圖片 : 飯糰用步行的方式,最接進聖母峰的時刻,感動

圖片 : 下去就是基地營了,跟我們坐同班小飛機的西班牙隊,竟然沒有走下去,真是太可惜了。

山這麼高,太陽要爬過8000公尺的高山,要比較費時。等待陽光是很難熬,就算穿兩雙厚的羊毛襪,腳底板、腳趾頭已經凍得一直原地踏步,連我的iphone拿出來一下子就自動關機。

不是攀登季來到這裡,空蕩蕩的營地,好難想像要如何在這裡生活個把兒月。攀登隊拔營走了,留下來寫著2017年的石塊。往山邊看,眼前就是惡名昭彰的坤布冰瀑,他們就是要走過這地獄針山到達聖母峰第一營地。

圖片 : 地上白白的不是雪,是晚上冷到結霜

圖片節字幕迷影評

圖片 : 亮點其實是最右邊那位,那個ㄎㄨㄞˇ的很不自然,讓大家笑翻

註1 : 基地營位於冰川上,每一年的位置都稍有不同,每一年也都有自己年份的小石碑。

註2 : 為什麼說坤布冰瀑惡名昭彰,隨時都在變化的冰瀑地形是攀爬聖母峰南面最危險的路段,也是雪巴人失去生命機率最大的地方。凌晨2點到5點之間是冰瀑最穩定的時段,登山客在這個時段通過(約莫6-8次,雪巴人在這時架繩、架梯,運送物資,一個登山季下來,雪巴人可走上30次。

圖片 : 走到很厭世,登山杖都不想拿了

回到Gorak Shep,差不多早上10點,這是我們今日的第一餐。男女各坐一桌,就算沒有對到眼,也都能感受到大家的精神渙散。不是應該要很開心的完成夢想嗎?想到今天還有6個小時要走,還有誰能生氣勃勃呢!離開高樂雪,大家默默地低頭趕路,只要一休息就問Santa、Binod還有多久。稍有觀察力的人都可以看出,嚮導們很想騙我們就快到了,但是說不出口,因為真的還有很久、很久、很久!!!@#^*((^$@~~這不讓我們幹話大爆發,會得內傷的。

圖片 : 從Lobuche到Dingboche的路上,大概只有看到這個紀念碑,大家有意願把手機或相機拿出來拍,整個下午就是趕路到天黑。

濃霧來了,髦牛也想回家,路上經過的休息站也一一拉起門窗。小郁離我們越來越遠,我們真的很想停下來等,但雙腳卻停不下來,用盡最後的意志力一直衝一直衝。好加在,我們有貼心的Santa,慢慢地陪著李大嬸。傍晚6點,我們停在一個山坡上,濃霧中看到下方有幾盞亮燈,這次終於到了。而那群可愛的挑夫們,不知道站在旅館前多久,等我們回家。(未完…)

註3 : 小郁應該是晚我們約一個小時到,還記得那年吉利馬札羅下山後,累到發脾氣的小郁,今日再度重演。


延伸閱讀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ogimove部落格搬家技術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