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著眼眶說再見,緬甸大象養老營Green Hill Valley Elephant Camp


紅著眼眶說再見,緬甸大象養老營Green Hill Valley Elephant Camp

從來沒有想過可以跟大象這麼親近,曾經,在泰國、印尼或尼泊爾都已接觸過大象多次,卻沒有一次感覺心是這麼的貼近(#有可能是我自己多愁善感 #大象只是愛我手上的食物)。你說餵大象一整天不無聊嗎?一點都不會,反而覺得時間過的太快了,我們才剛成為朋友就要離開… #我要哭了啦

Green Hill Valley Elephant Camp (以下簡稱GHV),是收留生病、受傷或退休大象的一個營區。位於離Kalaw車程約一小時的小村莊,也是浦甘到Kalaw開車會經過的地方。創辦人Uncle Ba,現任GHV的獸醫,曾經在緬甸木業協會(Myanmar Timber Enterprise,簡稱MTE)工作30多年,有非常多年的經驗在叢林中與野象及圈養的象相處,對大象非常了解。Ba退休之後,與另外兩位Htun & Maw一起創建這個養老營,將這個原本是伐木營的地方改建成保護大象的養老營。養老營屬私人機構,政府並無資助,經費都靠觀光客的入場費來維持。 #這裡每日限額40 名 #GHV不提供騎大象與大象表演來娛樂觀光客

紅著眼眶說再見,緬甸大象養老營Green Hill Valley Elephant Camp

養老迎接待處,堆得像小山一樣的南瓜

大概09:45我們終於抵達GHV,營區的導覽人員會在9點半到10點的時候講解一些大象的知識還有園區的活動流程然後分組。如果沒辦法在9點半至10點之間抵達的客人,園區也會另外安排別擔心,但是幫大象洗澡有可能就會洗不到喔。每一組大概5-6人配一個導遊,導遊這一天會帶我們參觀營區與安排活動流程。當然,有任何大象的問題都可以問他,事實上,整個園區的人都很樂意回答有關大象的問題。GHV營區裡現在有8頭大象,其中三隻來自公營伐木場(MTE),最小的10歲,最老的記得是65歲。

我們跟著園區導遊,通過小溪上的竹橋,看到種植象草的田地,還有經過象夫(Mahaut,緬甸稱為Oozies)的家。大象已經在高聳的大涼亭下等著我們,導遊介紹這兩隻大象的名字與來歷,名字長到記不住。營區準備了三種食物,現剖的南瓜、香蕉莖及特別調製的營養品(#香蕉樹不是樹 #所以沒有樹幹)。南瓜最甜,也是大象的最愛,特別調製的營養品看起來就像飼料一樣,挑嘴的或者曾經被營養品包藥吃下肚的大象就不愛吃。#大象很聰明 #記憶力也很驚人 #所以他們才會難過

紅著眼眶說再見,緬甸大象養老營Green Hill Valley Elephant Camp

紅著眼眶說再見,緬甸大象養老營Green Hill Valley Elephant Camp

圖片:養老營象夫的家

紅著眼眶說再見,緬甸大象養老營Green Hill Valley Elephant Camp

紅著眼眶說再見,緬甸大象養老營Green Hill Valley Elephant Camp

與大象見面的地方

紅著眼眶說再見,緬甸大象養老營Green Hill Valley Elephant Camp

營區準備的食物

很難過的,我們這組遇到的兩頭象,一隻心情不美麗,一隻似乎不舒服。不管拿多少食物在前面引誘,或者象夫努力地安撫,兩頭象都不進食。大象一天的食量可以吃到1-200公斤,用餐的時間更是10多個小時,這種情況讓大家都擔心。象夫讓兩隻象休息,又另外牽了一頭象過來,餵大象的好處就是,我們可以一直餵一直餵,因為我們餵的量永遠都填不飽牠的胃。而養老營最棒的地方,不同於我曾經造訪過的大象公園或動物園,這裡的大象每天下午3:30,象夫會帶牠們到溪邊喝完水,就會放回叢林中過夜,讓牠們可以攝取自然的食物及放鬆心情。

紅著眼眶說再見,緬甸大象養老營Green Hill Valley Elephant Camp

大象不舒服,不吃東西也不理象夫,鼻子軟趴趴地掛在欄杆上

我問嚮導大象會不會躺著睡覺?嚮導說在讓她覺得很安全的情況下他們也是會躺著睡覺的,一般來說都是站著靠在樹上睡覺。

紅著眼眶說再見,緬甸大象養老營Green Hill Valley Elephant Camp

紅著眼眶說再見,緬甸大象養老營Green Hill Valley Elephant Camp

我們也買了一個象鈴回家做紀念

紅著眼眶說再見,緬甸大象養老營Green Hill Valley Elephant Camp

亞洲象的耳朵比較小,頭頂是兩顆隆起。非洲象的耳朵比較大是因為非洲比較熱需要大風扇,頭部也不像亞洲象有兩個凸凸的

紅著眼眶說再見,緬甸大象養老營Green Hill Valley Elephant Camp

緬甸的大象與伐木產業

緬甸是擁有亞洲象數量的第二大國家,卻是擁有馴化或圈養象的第一大國。主要的原因為以前的緬甸柚木業興盛,砍伐柚木必須深入叢林之中,很多地方都是車子進不去,因此大象成為主要的運輸工具。大象被用來搬運木材及人類交通上的運輸,佔有非常重要的地位。

前進緬甸之前,飯糰特地買了一本書來看,大象先生:勇闖緬甸叢林。這是一本真實記錄的書,說著書中的主角J.H.威廉斯,進入緬甸柚木業與大象相遇、相知的故事,當他遇上二次世界大戰,大象是如何幫助威廉斯打敗日軍及拯救難民。

這本書有提到,J.H.威廉斯由於喜歡大象,任職於孟買緬甸木業公司時為大象爭取建造大象學校與醫院,他讓大象受到更好的工作待遇,起碼減少大象的過勞。威廉斯訂下規則,大象從5歲的時候開始接受訓練,17歲以前做一些比較簡單的工作,例如成為旅遊象、或搬運行李比較輕的東西。等到17歲成年後再依照每隻象的特性分配不同的工作,有的就會開始參與伐木業的工作一直到55歲退休。大象每年工作9個月,6月到隔年2月,3-5月因為太熱了,所以休息。每個月工作18天,每天工作5-8個小時,晚上可以到叢林放風休息。#旅遊象不是拿來給觀光客騎的 #旅遊象就是載運伐木公司的英國人於叢林中移動的大象

紅著眼眶說再見,緬甸大象養老營Green Hill Valley Elephant Camp

餐廳牆上懸掛的舊照片 : 伐木時期,大象工作的照片

紅著眼眶說再見,緬甸大象養老營Green Hill Valley Elephant Camp

政府的大象有印記

 

紅著眼眶說再見,緬甸大象養老營Green Hill Valley Elephant Camp

獸醫Uncle Ba用來治療大象的台階,可不是讓遊客坐上大象的平台喔

前往幫大象洗澡之前,我們也見到了Uncle Ba本人,他的辦公室裡放了各式各樣的器具。每隻大象都有自己專屬的紀錄本,除了記錄身體醫療狀況,習性、個性、特徵也都會清楚的紀錄在本子裡。牆上還掛了許多大象常見的寄生蟲,及其循環模式。

紅著眼眶說再見,緬甸大象養老營Green Hill Valley Elephant Camp

每隻大象都有自己的紀錄本,這是遵循還在英國殖民下的伐木公司做法

紅著眼眶說再見,緬甸大象養老營Green Hill Valley Elephant Camp

大象的磨指甲刀

紅著眼眶說再見,緬甸大象養老營Green Hill Valley Elephant Camp

大象的指甲剪

紅著眼眶說再見,緬甸大象養老營Green Hill Valley Elephant Camp

獸醫兼創辦人Uncle Ba

紅著眼眶說再見,緬甸大象養老營Green Hill Valley Elephant Camp

原來大象打針也是打屁股

紅著眼眶說再見,緬甸大象養老營Green Hill Valley Elephant Camp

打完針也要”揉揉”屁股

幫大象洗澡

幫大象洗澡,絕對是這個行程的重頭戲,因為幫大象洗澡也是要看大象心情。還有就是大象那麼高,要洗到他的身體只能拜託大象蹲下來 (#其實就是跪著或坐著吧),溪底的石頭不好坐,或者他腿痠了都會縮短幫大象洗澡的時間,絕對要好好把握喔。#只要大象不想洗 #象夫就會帶大象離開 #不會委曲牠們

大象沒有汗腺,全身能散熱的地方就是大象耳朵。大象耳朵皮膚很薄,佈滿微血管,天氣熱時,煽動耳朵,讓血管跟空氣接觸達到降溫效果。天氣冷的時候就把耳朵貼著身體,減少接觸面積達到保溫效果。大象洗澡,也是讓身體降溫的好方法,我們用植物做的刷子,把大象後後皮膚皺褶裡的寄生蟲都刷除掉。

紅著眼眶說再見,緬甸大象養老營Green Hill Valley Elephant Camp

因為拍打耳朵散熱,耳朵摩擦到森林樹木所以ㄎㄟ ㄎㄟ的

紅著眼眶說再見,緬甸大象養老營Green Hill Valley Elephant Camp

褲子是養老營提供的,也提供拖鞋喔 (記得自己要帶內褲)

紅著眼眶說再見,緬甸大象養老營Green Hill Valley Elephant Camp

紅著眼眶說再見,緬甸大象養老營Green Hill Valley Elephant Camp

我們是在冰涼的小溪中幫大象洗澡

紅著眼眶說再見,緬甸大象養老營Green Hill Valley Elephant Camp

大象洗完澡嚕

大象的眼淚

第一次跟大象相處這麼久,突然,我看到大象的眼眶濕濕的然後就流淚了。我很緊張地問嚮導,大象不舒服嗎?牠流眼淚了。就在此時此刻,終於解開大象眼淚之謎。我相信大象是會哭的動物,他們重感情,愛護家人朋友。

我們的眼睛構造會分泌液體濕潤眼睛,多餘的液體會經由眼窩下的鼻淚管到鼻腔。但是,大象並沒有淚腺跟淚管系統,大象的眼睛周圍有很多腺體,腺體會分泌液體濕潤眼睛,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會看到大象的眼淚留下臉頰。通常大象流淚都是好事,不是在哭啦,一直到現在許多學者還在研究大象真的會因為感情、疼痛而哭泣嗎?或許用另外一個角度來看,把大象擬人化之後,會有更多人注意到被囚禁的大象,進而讓更多人意識到要保護大象。

紅著眼眶說再見,緬甸大象養老營Green Hill Valley Elephant Camp

紅著眼眶說再見,緬甸大象養老營Green Hill Valley Elephant Camp

午餐後,嚮導帶我們去看大象的骨頭標本跟製作象糞紙的地方,一張象糞紙要曬個2-3天,才能完成。想要玩大象屎,請把握這個機會喔。

紅著眼眶說再見,緬甸大象養老營Green Hill Valley Elephant Camp

紅著眼眶說再見,緬甸大象養老營Green Hill Valley Elephant Camp

行程包含午餐,雖然餐點很簡單,但是很好吃,最讓人開心的是,還可以點啤酒當飲料喔 (爽快),如果飲食有特別需求的也可以提前告知讓營區準備喔

紅著眼眶說再見,緬甸大象養老營Green Hill Valley Elephant Camp

把處理過的大便撕開放到加了水的容器裡

紅著眼眶說再見,緬甸大象養老營Green Hill Valley Elephant Camp

用竹竿把大便攪散

紅著眼眶說再見,緬甸大象養老營Green Hill Valley Elephant Camp

倒出來之後,均勻鋪上在網子上,從水裡撈起就大功告成啦

紅著眼眶說再見,緬甸大象養老營Green Hill Valley Elephant Camp

曬糞紙

紅著眼眶說再見,緬甸大象養老營Green Hill Valley Elephant Camp

這隻是養老營的大象,在一個雨季叢林放風的日子,因為土石流而摔落死亡

大象盜獵

大象盜獵是一個嚴肅的議題,別以為亞洲象沒有非洲象那長長的象牙而幸免於難。真正的事實,被獵殺的亞洲象死樣可能比非洲象還要慘 。2014年緬甸政府暫停伐木之後,很多大象都失業了。有人養的可能被偷渡到泰國做觀光財,野生則是被殘忍獵殺。對於那些深信偏方的人,大象的每個部位可以做成藥材,象皮除了可以是藥材,也有商人把他磨成寶石一樣販賣,如今緬甸的野生象只剩下1000多頭。#獵人用毒槍射中大象,讓大象慢慢地中毒死亡,然後再把象皮剝掉,非常殘忍

GHV大象養老營沒有多樣性的節目,營區裡的人用最真誠對待大象的心來接待我們 #Treat an elephant like an elephant,就這樣簡簡單單的方法,讓來到這裡的每位遊客都能感受到他們的心。離下午3點半越來越近,嚮導要我們把握最後與大象相處的時光 從一開始與大象的鼻子隔著遠遠的,到下午的時候已經可以抱著大象的鼻子與輕觸他的舌頭。看著大象懶得用鼻子捲食物,嘴巴開開的靠過來要餵食,整個人都融化了。心愛說,他覺得有點想哭,我本來覺得太誇張,當真的要離開大象之後,我的眼眶卻有點濕濕的。

紅著眼眶說再見,緬甸大象養老營Green Hill Valley Elephant Camp

紅著眼眶說再見,緬甸大象養老營Green Hill Valley Elephant Camp

紅著眼眶說再見,緬甸大象養老營Green Hill Valley Elephant Camp

紅著眼眶說再見,緬甸大象養老營Green Hill Valley Elephant Camp

Green Hill Valley Elephant Camp

官網 : https://www.ghvelephant.com/

費用 : 每人USD 100 含午餐及行程間的礦泉水

預定 : 可直接MAIL,但是回信通常要等1-2個禮拜,建議提早預約

限制 : 每日40人

交通 : 可詢問園方接送(須另外付費),如從Kalaw包計程車過去(來回)車資約35000-40000/台


延伸閱讀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ogimove部落格搬家技術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