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登上最高點的我們,回到我們的基地營小睡了一下,fisher的脾氣依舊是無法平復,整個人的智商退化到大概只有小學3-4年級的程度,一直在帳篷裡面丟東西,抱怨為什麼還要塞睡袋還要整理背包。在一旁竊喜的小陸,很認份的塞了四個人的睡袋。
 
回到基地營後,艷陽高照,如此接近太陽的高度,熱度都快要把我們融化了。然而如此詳和的風景中,風~參雜了靠來靠去的叫罵聲。登頂的四人,都回魂了,開始回憶起這生不如死的12個小時。我們互相指責對方『為什麼你要繼續走!?』、『為什麼我要來參加這個行程!?』、『為什麼我們沒有水喝!?』、『為什麼嚮導比較照顧你!?』一大堆的為什麼之中,友情這兩個字,他沒有離我們而去。再一次的,我們又成為生死之交。
 
[5895吉峰]大聲唱出我們的吉力馬札羅之歌。 @飯糰五號的旅遊狂想+接下來我們把時光倒轉,答答拉答答,時間轉回夜黑風高的登頂夜晚,小陸一個人留守在帳篷裡。我們的主嚮導,在我們就要開始舉步維艱的走上那登頂坡時,『I’M  REALLY WORRIED ABOUT LULU, I’ll BE BACK ﹒』
我可以在這裡摔登山杖嗎?BACK哩企死啦~主嚮導就這樣再也沒有回來過了,即使這件事情是我們回神之後才想起來,主嚮導竟然偷懶回營地喝酒去。
 
我們在奮鬥之時,小陸也沒好到哪裡。晚上的風勢強勁,紮營在未完公廁旁的我們,小陸說他一直幻想著絕命終結站的劇情。好不容易天亮了,無聊的挑夫、廚師開始跟小陸介紹自己的身世。小陸說『他快要可以去ARUSHA選村長了』。當小陸被困在已經開始發臭的餐廳帳篷裡,被迫聽著有聽沒有全懂的對話,BACK哩企死的主嚮導他開口了。
 
嚮導說『其俗偶當登山嚮導的並沒有賺粉多錢,偶買不起相機,偶真的粉喜歡拍照,偶粉想幫偶帶領的遊客拍照,但素偶沒有錢』。
嚮導接著說『偶看你們有好幾台相機,口以給我一台嗎?』
小陸心裡一定想著『我騎著草泥馬在大草原送你個超營養雞排』。
原本從未拉起拉鍊的門縫中透進來的一絲光線,如同烏雲罩頂一般,被遮住了。
嚮導又說『你~~現在素不素粉害怕』。
我們四人聽到這裡,覺得真的非常驚險,我們好擔心~~~嚮導會出事呀。飯糰,本人我~~可是他們眼中會耍蛇拳的功夫高手,但事實是個俗仔。小陸姐姐可是有練過的,馬上抓起桌上的玻璃杯,重重的敲在桌上『恁祖媽是沒在驚的啦』!
呼~~(讓我把額頭的汗珠擦掉),怎麼劇情可以發展得這麼緊張刺激呀,就在這表面張力快要失衡的哪一刻,帳篷外面傳來勝利的靠背聲,雅如及飯糰回來了。嚮導也非常幸運的撿回一條小命。
 
看官們,您說說呀~~我們真的是在非洲歷險呀。
 
從昨天開始,一直到攻頂下山,30個小時裡有20個小時都是在爬山,身體短暫的休息之後,我們又要繼續移動。天空依舊很藍,陽光讓眼睛都要張不開了。如果不是我們的肉體進化了,那一定就是完成5895後,龍心大悅!我們哼著歌,一路快樂的向前走。回到登山口的第六天早上,當我們在吉力馬札羅國家公園管理處寫下最後一個簽名,真的覺得很不可思議,我們做到了,啊嘶!!!!!!
 
[5895吉峰]大聲唱出我們的吉力馬札羅之歌。 @飯糰五號的旅遊狂想+
圖片 : 哼唱著永遠不回頭,小陸與雅如就真的再也沒有回頭望看吉峰一眼了
Jambo, Jambo Bwana,
Habari gani,
Mzuri sana.
Wageni, mwakaribishwa,  


Kenya yetu Hakuna Matata.
Kenya nchi nzuri,

Hakuna Matata.
Nchi ya maajabu

Hakuna Matata.
Nchi yenye amani,
Hakuna Matata.
Hakuna Matata,
Hakuna Matata.
Watu wote,
Hakuna Matata
Wakaribishwa

歌詞的意思是
你好, 肯亞是個美麗的國家,在這裡你什麼都不要擔心,一切都會沒問題
他並不是吉力馬札羅之歌, 但卻是陪伴我們上山的提振士氣歌曲
屬於我們5個人的吉力馬札羅之歌
(The End~)
 
題外話:話說我們5人,4個人成功登頂,拿到了金邊的證書。而在帳篷裡睡覺的小陸也拿到了一張跟我們一模一樣的證書,原來證書就是嚮導想給你就給你,切。
 
題外話再一個 : 關於小費的部分, 我們5個人總共給了600美金的小費 (包含主嚮導 + 副嚮導 + 廚師 + 挑夫約15個人)。另外就是,下山之後,可以把自己不想帶回去的裝備給挑伕們,不過他們很強,只有我們的主嚮導假掰用雙仗,其他人可是對登山杖一點興趣都沒。